•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母亲的面子

我们姐弟几个从小就知道,母亲是爱面子的人。

记得在困难时期,确实不少人顾不上面子。那些年,青黄不接,家家粮食危机,我们家的锅里已经是“瓜菜代”了。可我的小伙伴们碗里,还有麦粉“疙瘩头”。谁家有多少粮食,村里人心里都有数儿,这肯定来路不明。母亲从她好友的口中得知,原来许多人家夜里到麦田里捋麦粒子。往大里说,夜间偷集体的麦子是违法的。(剩余105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奶河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2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