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匣子

常常,看到匣子,我就会想起奶奶。

罩着白纱帐的四柱木床后,一道蓝底白花的布帘,隔出一个内间。那是一个阴暗逼仄的储藏室。地上,放着些坛坛罐罐,两条长板凳上,放着一个大木匣,大木匣上又放一小铁匣。

大木匣,深红色,古铜色的云纹锁扣上挂着一把插销锁。大好的晴天,奶奶打开大木匣。雪白的羊皮袄,黑缎面的棉袍,毛哔叽灰西装,烟黄色香云纱,马蹄袖,绣花领子,花丝线,各种色的绸缎,香荷包,搭腰。(剩余127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苦恋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2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