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爱心咸蛋黄

小时候,我的父亲不爱吃咸蛋黄,总吃我和弟弟吃剩下的蛋白。长大后,才知道父亲是舍不得吃,因為孩子爱吃。

结婚后,跟丈夫生活在一起,他也不吃咸蛋黄,他说,他不爱吃。跟爱我的父亲一样,每次都把咸蛋黄掏给我,我也曾怀疑过,他是不是舍不得吃?他坚决说不爱吃。也罢,我觉得他也不会像父亲那样爱我,那么深。(剩余246字)

畅销排行榜
  • 老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4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孝丁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5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