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四月,迎接一场花事

四月,能让我刻骨铭心惦记着故乡的,除了埋葬在老家大圩上故去的亲人们,应该就是大圩上那漫野的油菜花了。

说它野,是那种泼剌剌的生长姿态,就像我家隔壁的琴儿丫头:大大咧咧的,嗓门杠杠的,辫子粗粗的,手脚壮壮的,走路“咚咚”作响,毫不掩饰。那油菜花的花蕊,就是她的辫子,张扬个性,风一吹,簇拥一处,就是她与同伴在田埂上嬉闹追逐着。(剩余1623字)

畅销排行榜
  • 苦恋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2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买房记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4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老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4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