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鸟亦无语

那晚,上五年级的儿子打来电话,声音有些不对:“爸爸,你以后不用为打扫小鸟的卫生烦恼了。”我急问:“怎么啦?”儿子哭了:“二黑死了。”

二黑是一只八哥的名字。上一年春天,我家养过一只叫黑土的八哥,因我不慎,让它啄食鸡蛋壳,被卡死了,害得一家人好生伤心。不久,妻子到花鸟市场又买回一只八哥,起名二黑。

因黑土的死与我的过失有关,心里一直有种负疚感,所以二黑买来后,喂养和打扫卫生的事我差不多包揽下来。(剩余1427字)

畅销排行榜
  • 老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4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孝丁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5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