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那些年有座桥

鲍家沟像一条捻不断的细线,一头连着千里长淮,一头穿过我们小小村落,最终向西南方向流去。鲍家沟上的那座碾盘桥,对我而言,却不仅仅是个传说。

我所知道的碾盘就是那圆圆的磨盘,恰如奶奶平日切菜用的案板,只不过一个是石雕的躯壳,一个是木做的身体。假使这两件东西中的任何一样压在心头,每一天、每一刻都会是无比沉重。(剩余1258字)

畅销排行榜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花香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6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