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牛的眼泪

那是“文革”期间,我的父母亲被打成“走资派”,被抓到牛棚里改造去了。那年我10岁,弟弟8岁,没有成年,自己照顾不了自己,便有亲戚把我们送回农村姑妈家。

姑妈家的那头大水牛,养了十多年了,全身皮毛乌黑,极通人性。我们刚到姑妈家不久的一天早上,刚刚吃过姑妈煮过的番薯稀粥,姑妈便大叫一声:黑牛过来!那全身乌黑的大水牛便从牛栏里乖乖地走到姑妈跟前,嘴里还不停地咀嚼着一把稻草呢,憨憨的,极像画里的牛。(剩余237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奶河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2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