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看得见的幸福

年底,有个在政法部门工作的朋友被医生确诊为肺癌。

他说,整个人都蒙了,头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是怎样回到家的,但他知道家是最想待的地方,并且那一刻还强烈地渴望待一辈子。一辈子是什么概念?至少五六十年,甚至八九十年,而不是开始做残酷且短暂的倒计时。他承认,在他被死神宣判死期已到之前,他并不觉得妻儿有何特别,他们朝夕相处,有欢乐有别扭,像太阳底下数不清的家庭一样。(剩余1427字)

畅销排行榜
  • 老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4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孝丁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5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