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捡拾岁月的一粒粒种子

近些天来心有点闹,闹的不仅是眼前的事,还有岁月落下来的一粒粒种子,连同春天一起发芽了。我还很惊诧:“枝头春意闹”,时间尚早了些吧。

第一粒

刚背起书包的年纪真是对学习向往得很,当然,向往的还有那一支稀罕的钢笔。刚开始,我连握笔都不会,只能学着拿铅笔写字,拿树棍儿在地上写字,拿手指头在另一只手上写字。(剩余331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奶河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2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