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乳娘们

那时候,这个坐落在灞渭三角洲上的小村不算太大,也就七八十户人家。

我比较特殊,从小体弱多病不说,就在刚满周岁时,母亲因积劳成疾而撒手人寰,任由嗷嗷待哺的我挤着眼睛、蹬着双腿、喊破喉咙地嚎哭,她再也不会亲吻我、嫌弃我再也不会为我换尿布擦屁股了……

我分贝很高的哭声自然强烈刺激着家人的耳膜,令人既忧烦,又怜惜,如何处置我成了家里的头发等大事,让我总喝糖水或盐水也不是长久之计。(剩余1857字)

畅销排行榜
  • 老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4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孝丁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5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