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借母亲

我做梦也没想到,二十多年后,我还能再遇见她。同时,遇见的还有一位站在她身边微胖的中年女人,她的婆婆,不过,她管她叫“母亲”。本来,这是一句算得上亲切的昵称,我听起来却无比揪心的痛,竟然泪流满面。我仿佛看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打开时光的阀门,回到二十多年前。

她叫淑贞,是我邻居王大伯的小女儿。她比我小一岁,却在同一个班级读书,还是我的同桌。(剩余3059字)

畅销排行榜
  • 奶河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2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