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尘土

每次打算回老家,思绪总是欣喜若狂,始终先于车轮到达。

道路两旁,寥落的红高粱,看一眼,就有拥抱的冲动,它们红红的脸庞,多像我朝思暮想的兄弟。或许因为很久没有回乡,它们看着我这张似曾相识的脸,似乎若有所思,又欲言又止。狗尾巴草依旧不悲不喜,它们见惯了人世间的聚合离散,见惯了人生的生老病死,一副呆萌的样子,好像从来就没心没肺,多少年来,尽管岁月流逝,然而与狗尾巴草而言,又有什么关系呢?

篱笆墙上的喇叭花(学名牵牛花),穿着一袭紫色的连衣裙,在那里张望着,看到渐渐走近的身影,似乎在思考,要不要给小村人吹起喇叭报信儿。(剩余440字)

畅销排行榜
  • 奶河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2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