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含羞草

刚拿回来的时候,它还很小,嫩嫩的茎干随着我晃动的频率摇摆,放在窗台上微微一震丝毫没有改变形态,我用手触摸它最敏感的叶表,它的样子很萌,看上去有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小家伙竟然无视我。“这不是我要的含羞草,这是个串子,哈哈。”我想。

那个时候,我对它笑得很甜。

我试着问店主:“含羞草娇贵吗?需要我做些什么才能够叫它日益茁壮?”店主理所当然地抛出一句:“它呀,可皮实了,你就几天一浇水足矣。(剩余1005字)

畅销排行榜
  • 奶河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2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