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外国的树木

这样的旅途,其实是满含着伤感的。

看罢广东廉江的九州江入海口,我们驱车返回县城。沿途的马路边,所看见的,自然是一片一片的桉树,大约碗口粗,青青绿绿的,也很养眼。打开车窗,时不时的,会有一两辆皮卡车满载着粗细不一的木材,呼啸而过,甩下满鼻孔的嫩叶子的清香味儿给我们。我问张兄:“这些个车上,拉的是什么树?”他一指路边的桉树,随口答道:“就是它们啰。(剩余782字)

畅销排行榜
  • 奶河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2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