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父亲

那是1983年的初春,乍暖还寒。父亲从嵩县最边远的乡镇——车村乡蹲点回来,吃午饭时,把刚咽下去的一口饭突然吐了出来。待稍缓了一会儿后,又慢慢地吃、小心翼翼地咽才好些。当时父亲并没有太在意,我们也没太在意,只以为肠胃里可能有些炎症,随后父亲到县医院开了几服中药带着,又到他的车村蹲点扶贫去了。

两个月后,父亲吃饭呕吐的症状更加厉害了。(剩余2064字)

畅销排行榜
  • 奶河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2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