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茶叶的温度从故乡来

“爹,你的茶地有人打理了!”大声告诉暮年耳背的爹时,他久违的笑容又绽放在脸上;那密麻如丝的皱褶,像丝丝春风吹过,纹路变粗了,恰似三十年前我家沙坝地上一道道微缩的沙埂子。

爹这一笑,仿佛茶叶的温度又从故乡传来了。

爹82岁生日那天,我像陪着儿童般兴高采烈的他,回到故乡那个隐身于千山万壑中的小山村。但是,当爹跌坐在他精心打理过的茶地边沿的高台时,一时惊呆了,喃喃自语:“咋个就成这个样子了?才一年多的时间!”我也心生荒凉,默念着:“过去绿得不得了的茶地哪里去了?”三亩多的茶地,只见乱蓬蓬的杂草一种比一种茂密,尤其是黄草更是肆无忌惮地疯狂乱窜,合起来把茶树都遮掩了。(剩余1740字)

畅销排行榜
  • 奶河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2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