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那一碗回味悠长的肉呦

小时候吃过的一碗肉,差点要了我的命。

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我的爷爷在咸阳铁路局上班。每个月底,爷爷会休假回家,总会带回来几包饼干,偶尔也会带一两斤单位发的肉回来。这时候就是一家人最开心的时刻。叔叔姑姑比我大不了几岁,但爷爷总会专门给我留一小包饼干,我也舍不得一下子吃完,开始总是一点一点舔着吃,这样就会开心很多天。(剩余1953字)

畅销排行榜
  • 奶河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2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