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冤死的藏獒

八九年前,母亲从朋友手里救回了一只小藏獒。这条藏獒,不是要被朋友掐死的唯一一只,也绝不是最后一只。

而母亲抱养的原因也很简单——个小、脸丑、黑不溜秋,走一步都要踢一次屁股才能邁开腿,丑陋的样子很符合当代的审美标准。

第一次,八个月大的狗,竟然咬伤了路人。我至今仍记得那人腿上干净利落、没有丝毫滑动剐蹭的两排深深的伤口。(剩余1948字)

畅销排行榜
  • 奶河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2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