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等待春天

气温突然降了许多,似乎没有了太阳。

父亲得了癌症,他从知道自己的病情开始,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不知道在安慰我们还是在安慰自己。我坐在旁边,不住地点头,不住地附和,医生的话一遍一遍在耳边响起,父亲的笑脸在我眼前模糊起来,我不敢再在他跟前坐下去,逃也似的跑出来咬住拳头,怕自己哭出声来。

擦干眼泪,回到屋里。(剩余474字)

畅销排行榜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