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灯盏糕

想起故去的外婆,我总会怀念她炸制的灯盏糕。

外婆总是一大早起来,扫地、生火、煮粥、抹锅盖,然后用香胰子洗净手脸,系紧斜襟蓝褂上的盘布扣儿,端出昨夜一钵泡好的黄豆和米,准备磨灯盏糕浆。黄豆是外婆素日里趁着日头好、一颗颗除去虫蛀的拣饱满大个的放进旧保温瓶胆内保存的。米是洗了好几道的,经过一夜水浸泡,在钵子里一直胖胖地静静躺着,散发出温润的光泽。(剩余872字)

畅销排行榜
  • 老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4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孝丁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5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