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哭泣的猪肉

上初中的时候,我的同学兼同床好友,一个住在大山里的女孩子——诗竹,突然接到她父亲捎来的口信,要她放了学一定回家。捎信的人还告诉她是一件高兴的事,让她不用担心。

那时我们都寄宿在学校,一个星期回去一次。吃的是米饭和自己带的冷咸菜,喝的是从井里打上来的水,大人都在家忙种地,一般如果不是生病或家里死了人出了事什么的,是不会随便回去的,记忆中好像也没有什么喜事,不像现在喜事这么多,天天爆竹声不断。(剩余1339字)

畅销排行榜
  • 老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4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孝丁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5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