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打铁的日子

我曾经当过铁匠。从遥远的合卜吐转到市郊集体户不久,我就到大队铁匠炉打铁。

其实,我的主要任务是拉风匣。有时也打下锤,掌钳的李师傅说:“常青,你歇歇,拉风匣,让德全替你。”于是我便操起沉重的大铁锤,在李师傅手锤的指点下,敲打通红的铁块。常青也是我的师傅,姓赵,一直给李师傅打下锤。

拉风匣看似简单,其实并不容易,既不能把铁烧化,更不能有黑芯,要烧透,这里面就有技巧。(剩余1713字)

畅销排行榜
  • 老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4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孝丁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5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