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碗玉米粥

童年中印象最深的就是饥饿,特别是冬天,饥饿几乎天天伴随着我们。那时,我们兄弟姐妹众多,父母挣得的工分有限,年年透支,从生产队分得的粮食总是不够吃,只有在饥饿中苦苦等待政府救济。因此,粮食就显得无比精贵。七岁那年,因为一碗玉米粥,父亲打了我一巴掌,让我终生难忘。

那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的一个冬天,在我生活的位于今安徽省地质公园女山脚下的偏僻的小村庄杨套,每天只吃两顿饭。(剩余1713字)

畅销排行榜
  • 老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4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孝丁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5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