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夏天宇的诗


打开文本图片集

烧水

石子路是一道裁开土壤的伤疤被粗糙地

缝合。他的牙齿流动钢铁熔化般的光。

路对面,气流升腾,稻影弯成朵朵

自旋的火。听见橘树枝细碎的痛苦时,

他就会触摸到燃烧如新芽般柔软。

水汽附在额头,便沿着水渠灌溉

疏离的酒窝。记得他的笑声是在更多年前。

夕阳下,他正教我用火钳夹冒烟的公鸡。

细数,已不见他三年。(剩余292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