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雨天书

雨在空中逗留了半天

总算等到了一辆电车

在一阵轰鸣声中

雨发现自己坐过了头

雨站在去年冬天下过一场雪的大街上

雨站在细小的针尖上

雨站在斑马线这一边

雨站在斑马线那一边

雨站在旧城指挥部外面一座

废弃的电话亭畔不停地哭诉

一个快递员在楼下的雨篷下

喊着:快递——快递——

仿佛你只要把手伸出窗外

北京的雨就可以递到你手中

在可楼

雨下着,这座木楼仿佛一艘船

我们就坐在船舱里,谈论那些

同流水那样一去不返的人

侧身之际,我从自身抽离

所有的诗人都是感伤的旅人

从一滴雨,听到

玻璃碎裂的声音

在可楼,诸事无可无不可

你可以说不可以说的话也可以不说

老房子的木头间发出微细的吐息

(门外一棵树是乌有之人的化身吧)

两人听雨和一个人有什么区分?

两个人听到的,是不同的雨声

一个人听雨,会听到去年的雨

在建设新村读清人诗选

被一场大雨唾弃,南风中的放荡子

青楼调戏,被窝吟诗

从一个人的低吟浅唱

聆听两只鸟的渔樵互答

从节节败退的疾病嗅到荼蘼的香气

栀子花下,潜伏着奄奄一息的形容词

他们过着寄生虫的生活,却奢谈无为

并且试图模仿露珠,顺从于柔韧的草叶

他们写诗,一次次告诉那些闺中的美人

寂寞有着铜镜的形状

他们擅长写若干世纪前的书生的哀愁

挂在秋千上的俏佳人的鬼魂

写渔舟、落日、几块破砖头

古运河的月光以及树篱边的野菊

而现在,你独坐粉刷一新的公寓

把平水韵砌成方块,填满了房间

那些流水的声音都已经在混凝土里凝固了

——有了水泥,你就无法回到从前

当杏庄的名字更换为建设新村

当锻造工手持寸铁在雨中苦斗

致木村泰枝书

这日子过得太像日子

这雾霾包围的灰色人生

多么像波德莱尔的一行诗

酒不喝,书懒读

(自然也就不存在

先食黍而后吃桃

先读经而后读小说

之类的次序问题)

我在这里,沉溺于

别处的事物;常走神

把手留在一本书上

身体就飘远了,呵呵

不谈国病,不骂乡愿

不礼赞,不结社,不走江湖

不务农,不写农事诗

闲谈,尊古,玩玩新款苹果

或在手机里漫游

如野鴨之抛家散走

他们说我有一脸颓废相

敝国的晚秋,风有点凉

被芦花染白的忧伤

多年来不曾洗去

悠长的光阴落入天井

猫狗远遁后的寂静

犹如晚清,被搁置的琴

这个世界总是跑调

可我们还是要跟它唱和,呵呵

喜欢竹屋听雨(滴滴答答滴滴)

以至不能释怀

以至养成了一种老癖气

以至我举起一根筷子

摆出了指挥家的架式

一撮毛酒坊夜饮小记

在酒坊,我们喝着酒

朗诵某位诗人的新作

清澈的夜晚,酒更醇

冬天的毛衣,鸟穿着

一条鱼游出盘子的一瞬间

椅子漂走了

我在空中孤零零坐着

餐桌升到了云端

(寒山,为什么要拿来那么多空杯子?

莫非他们的欲望都要有一个圆形的器皿?)

走出酒坊那一刻,外面飘着细雨

(雨能让人感到寂静的重量)

我跟诗人并肩站着,回味着

今晚朗诵的那首诗。(剩余2359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