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每天必经之路(外三首)

步行走这条街

这条街拖走了我的鞋

骑行这条街的时候

这条街高低不平

开车过这条街的时候

这条街把街口放出去,咬人

这其间

看到这片楼灰了、下雨尽是流泪

他头上的雪还在下

一家饭店手中的筷子

换成了电线杆子

我看见一只鸟冲出

氤氲的护网

闪亮的小爪

触及黄昏和黎明

我注意到这条道路,天亮前

它呼出热气

在天黑后抱紧冷和黑暗

站在家门口的光线

它看着路的两端

把一头雾水的人

领进家门

曲终人散

这众多的场景如同一个场景

一瞬间人走光了

只剩下一个空空的大厅

和一具空空的躯壳

我已无处可归

哪里是我的出口?

我在这里站着也非长久之计

锁门人也不会把一个异物锁进体内

仿佛被驱使

我走在静极的午夜大街上

一堆垃圾的暗符、一段错综的旋律

追上我

我白白浪费一个人的荣耀感

我的眼睛里到处是

繁华、嘈杂、喧嚣的人流

涌向鼻子里的气味

耳朵里的机场

曲终人散

最后剩下的音符都暴露

在空气中

火鸡是一只什么鸡

它们雌雄一起

颜色迷人:

头上肉瘤着火

体羽褐色、綠色、灰色、乳白色、棕灰色、黑色、黑褐色,金属

光泽闪耀

倘若你来到我家

它会突然从身后跑出来,让你

看着它发愣:

这是一只鸡,还是一只鸟?

每一只鸡或者鸡形鸟都是受难的

墨西哥的瓦哈卡大地上

习惯带火的动物

被原住民慢慢驯化

它收敛的野性、肉体的火,都将拱手送出去

它什么时候来到中国?

在家禽的名册里煌煌照耀

在鸡的家族里成为巨无霸

还是雌雄生殖,还是孤雌生殖!

唤起身体某种欲望

我掏出一支烟

向它借个火

我用香烟敬给它

它用开屏的方式回敬了我

怪坡

我的旅途中,有这样一个怪坡

至今尚未解开。(剩余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等待
    诗歌月刊 2012年11期

    诗歌月刊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