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New Youth

主持人语

编者注意到了范圆圆在诗歌写作上副词的综合运用能力,比如在她的《命名学》一诗里,“已经耗尽躯体的金了,你阅读那些名称/如同耕种枯萎的河床。昨日的榴花/依然兀自流丽,可树下无人再指认东风。/只有灰色翅膀的扑蛾”,副词“已经”表示时间,“依然”表示程度,“可”表示语气,“只有”表示范围。在其《写给埃尔莎》一诗中出现的“只有”“才能”“而”“未必”,《酒词》一诗中出现的“只因”“却”“依旧”等,在范圆圆的诗歌里副词和转折词互为肌理,词与词、句与句出现转折、假设和选择等关系,并由这些多重的关系构建出其诗歌的可解性與不可解性。(剩余52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