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更杳的诗

房间

壶和湖怎样结邻?

我只知道,扭伤,是迤逦的小发作。

一次被扭伤的运命里,细众被攒成星座。

你再度抬头,二楼的灯光已经温好。

我们鱼贯进入房间,输来自己的云,

乐曲的裙摆涨开,“所有的雨都会在这里下完。”

说一说,你用哪一只空瓶拒收故鄉。

说一说,你用哪一种阴影充填所爱之人的侧像。

锁骨里倒出半生漫游……说一说

你的愿望松软,倒在失声的沙地上。(剩余2051字)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