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主持人语

祁国在写作中对荒诞性的书写,以非理性的方式体现了更冷峻的理性。荒诞是他的诗歌最显著的特点。祁国的荒诞最终是指向现实的。我们所能见到的“现实”,可能并不是现实的原样,它被理性、文化、成见等包裹,遮蔽了本来面目。我想,祁国通过写作,撕开了这些遮蔽物,呈现出事物或现实原来的样子。所以,他的诗歌里有一种“反”的东西,有对逻辑的反,对理性的反,并通过超现实的直觉,达到对存在的去蔽。(剩余807字)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