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清明

清明节,天刚蒙蒙亮,我便冒着丝丝细雨驱车上路,携家人前往600里外的沂蒙老家扫墓。在故乡,身处久违的青山绿水,面对物是人非的山村,思念在往事中徘徊。

我跪在父母的坟前,捧酒祭奠。18年前的2000年,清明刚过,也是小雨,也是在这里,大哥从县城背回来父亲的骨灰盒。在捧骨灰时,大哥惊讶地说:“你们看,咱爹头骨里的炮弹皮在这里!”他边说边仔细地翻拣,共发现了五块,大的如黄豆,小的如绿豆,这是父亲当兵负伤时留下的,这些折磨了他五十多年的可恶东西,直到这时才现出了原形。(剩余316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回眸
    时代文学 2019年03期

    时代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