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消失的小鹿

1996年的夏天,我不满六岁,已经在村办育红班上了两年。

那年,爹所在的水泥厂效益下滑严重,半年没发出工资。娘每天絮絮叨叨数算着外欠的债务。有一天,娘托邻村一个亲戚给在北镇油田工作的大舅捎话,问能不能帮娘在北镇找个营生做做。收到大舅来信的那天,我倚着娘坐在马扎上,靠着床沿儿,听比我大两岁的哥哥磕磕绊绊地念着大舅的来信。(剩余635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回眸
    时代文学 2019年03期

    时代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