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必然辞(组诗)

生与死

那个人死了

没见过,不知道是谁

楼下花坛边摆满花圈

证明他曾经和我一样

在这个小区消耗时间

共同赶往命运的十字路口

早晨哭声把我惊醒

像所有的葬礼一样

总有人落下或悲或喜的眼泪

像许多人的死

我听见了,看见了

像偶尔我的死

许多人听见了,看见了

像人类的死

更多人听见了,看见了

忘记了

后来,那个人的身体终于烧了

骨灰埋了

花圈摆得时间长了

人们再经过花坛边

会不情愿地

回想和他共处的时空

人们守着花圈和花坛抱怨

那个没见过

或者见过没有交往的人

早就该死了

遗产

我坐在树下

一只蚊子

捉住我

塞进口袋

作为巨大的粮仓

我可以供它一生

并作为遗产

传给后代

此刻

表弟摔断了腿躺在邻县的医院里

骨头嗜咬骨头,失眠嗜咬眼睛

姥娘瘫痪躺在老屋的床上

村巷里刮起二十年前的一阵风

她在招呼我们,如今只剩下嘴型

一个黑影闪过大槐树底下

腿瘸的大舅推门进来

把一条腿放到板凳上,趴下

伸手到桌子底下抓姥爷的半瓶酒

酒瓶代替拐杖拖着他逃跑

我们再也阻止不了酒精钻进他的身体

身后的姥娘闭上眼睛

她想喊一声,夜晚越来越浓

没有声音的容身之地

济南时间傍晚七点

她站在花园医院外的栅栏旁

对着手机里的另一个人

吼道,你不能这样……

痛哭声惊扰了夏天

也驚扰了医院台阶上

席地而坐的我和一棵银杏树

她的泪水流到草坪上

又弹起来,试图重回

那双忧伤的眼窝

天越来越暗,闪电划了一下

雨滴要过十分钟才能

代替她继续悲伤

哭声拯救了人类,手机那头的人

成了我们共同的敌人

狗肉店

哈士奇、松狮、金毛、牧羊犬

雪纳瑞、大麦町犬、博美犬

吉娃娃、京巴、银狐、柴狗……

味道都是一样的

都要在这个下午蹲在笼子里

面对一旁的铁架和钩子发呆

一盆血肉摆在它们面前

三个小时前

它还是它们中的一员

以和它们相同的姿势站在笼子里

对自己的命运无动于衷

对人类的命运无动于衷

狗肉店老板讲的故事

有过一只漂亮的哈士奇

一个杀猪的老板很喜欢

五百块钱买走了

卖肉我能赚四百

这样多赚一百

还有一次

一个老板觉得一只京巴挺好

拍照发给女儿

女儿很喜欢

第二天他来买

我遗憾地指着一堆肉说

你现在只能一块一块买走

青海湖

“想发誓时发誓,誓言从耳朵流出”

车窗外,大团云朵驾着昆仑山

像一群未经世面的羊,冲进我的梦

祁连山和昆仑山是我的两个手掌

我端着一面大镜子,没端平

波浪朝云朵汹涌杀去

凌晨五点

天光把我吵醒,或者雨

白色闪电终止了一场无意义的梦

我坐到书桌前开始

写这首诗,雨点打在窗台上

紫藤架上,茄子上,无花果树上

混杂其中的几滴水不是雨

是空调制造的液体机器

有车声。(剩余111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