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活是慢动作

岳母在我的升降床前足足站了五分四十二秒。

在这令人窒息的五分四十二秒里,岳母一声不吭。我的超能力耳朵,将岳母呼出的沉甸甸的气息搬运回来,一重又一重地码放在胸口上。随着胸口的负荷渐增,我那两颗再也释放不出光芒的眼珠滚動的频率愈来愈快。出院以来,虽然岳母伺候我吃喝,给我洗洗涮涮,每两个小时帮我翻一次身,但这样对我长时间地进行审视,却是第一次。(剩余2430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