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满身绽放

男人夹着烟,手指在门槛石上划来划去,烟头燃痛了手指,他抖了一下,发现自己一直在划拉着那朵花的形状。他又抖了一下,扔掉烟头,望着那朵不存在的花发呆。那是花吗?男人反驳自己,对自己生气,就是样子像花。他的指甲用力抠着门槛石,像要把那朵无形的花抠掉。

刚才回家,妻子拉开领口向男人露出左肩,静静看着他。(剩余3041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