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尊重是最高级的教育

父亲年轻时学到一手木匠手艺,在周围十里八村很有名气。

在生产队时代,别人积一天绿肥,才挣5个工分;而我父亲推了一上午的刨子,就挣了15个工分,中午还能供顿饭吃。父亲很满足:会门手艺在“江湖”上好混,“薄技养身”嘛!可是,他从来没强迫过我和我的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学他的木匠手艺。他对我们说:你们若是喜欢,就跟我学;不感兴趣,就做自己喜欢的事去!

因此,20年后,我们家还仅有父亲一个人会木匠活儿;大哥学了一门做腐乳的手艺,开了家腐乳厂;二哥学了一手做吊炉烧饼的技术,开了家烧饼店;姐姐开了家皮衣店,一双巧手一年能“缝”进数十万元;我会写些“豆腐块”,隔三差五也能得到千捌百元的稿费,而且还进了一家杂志社。(剩余869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