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失去的第二个出口(短篇)

医生,马可以站着睡觉吗?

嗯,好像是。

那么,猪会失眠吗?

睡眠不足将这个男人的脸,变成了酷暑下一片失水的树叶,干焦,纹路铺陈。那可面对咨询者的时候,脸部线条一直维持着向上微笑的弧度,这已是习惯。以前在私立医院工作时,因为她严肃的脸和过于直接真实的言辞,屡屡受到投诉,每发生一起,她的粮袋便会亏空一截,她不得不另谋出路。(剩余1503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茶馆
    南方文学 2019年06期

    南方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