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很轻地呼喊(组诗)

三月叙事

时间落于房檐阴部

像一个穿袍子的人立于冷静边缘

他唤醒身体里的大风吹刮

每一次过境都是一次忍疼切割

山的棱角支起敞开的木门

更像生病的怀抱,隔着咳嗽的绳索安稳

三月,在春天的碗里蠕动

可依附的镜面丢失、出走

只有清洗的内心,安静地倒立窗前

渴望咆哮的雨雪、倒春寒经历我

淹没废弃的电源、插座与灯盏

时光缩于袖角,涌入宽敞教堂

唯我与建筑间的距离布满杂念、灰尘

以及野蛮

可用满口白牙磨亮温暖米粒

在雨中

惊讶于今天的雨滴

亮相在阴冷无风的大地

好像一整天的阴郁与忧伤全在那里

根须向下,目光仰望天窗

泥里钻出骨刺,而天空生出疖子

我就平静地走在雨中

没有雨伞,没有牵任何人的手

只是晴朗的关卡在前

仿佛一万条街道向我示好

我就从容地站在雨中,没有向左,

也没向右。(剩余161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