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篇被法镭搅了局的诗论

我最近常常被那个叫作法镭的家伙搞得六神无主。比如,当我现在要下笔写一篇严肃的诗论时,法镭发了一条微信给我,说这篇文章应当这样开头:我看见这一代精英被各种辉煌的理念毁灭成正义的幻影……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其实,我一直以这个时代的精英兄弟们而自豪。我本来想写的是另外一句话:在这个主流话语仍然以宏大的虚假希望主导着我们语言体系的时代,越来越多的诗人从空洞洪亮的合唱队中毅然撤离,发出自己异质的声音,这无疑是中国当代诗歌的希望所在。(剩余109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茶馆
    南方文学 2019年06期

    南方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