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法镭逸事(组诗)

江苏路上的法镭

远远地,我看见

法镭跌出老隆兴的玻璃门,

从手里的铝锅掉出

馄饨形状的耳朵。比杀气

还要腾腾的热气,

在江苏路上空弥漫。

我想叫住法镭,

但他撒开腿去追

喷咖啡色尾气的公共汽车。

车轮压过的路面,瞬间

被绿草坪覆盖。

法镭坐在

积木飞机上,发了一小时呆。

飞机绕过北极星回来,

弄堂尽头的荒地里,

蟋蟀已不见踪影。(剩余164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茶馆
    南方文学 2019年06期

    南方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