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雨季不再来

有一个寓言,正捏着生命的痛处……

——卡夫卡

先前没有任何迹象预示梅镇会有这样一场倾盆大雨,无论昨晚电视上言之凿凿的天气预报,或是午后绚烂的阳光,就连镇上收破烂的风湿患者杨瘪嘴,也一脸茫然,丝毫没有预感——据这个家伙称,他的膝盖就如同蜗牛脑袋上的两根天线,对雨天异常敏感,敏感得那儿好像比别人多长了一个鼻子,一双眼睛,或者一颗脑袋似的。(剩余2999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茶馆
    南方文学 2019年06期

    南方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