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给自己办葬礼的人

天亮还早,远山很淡,却把窗户糊了个结实。而近处,层层叠加的黛影像一群涌动的兽,在外面跳跃着,虎视眈眈。空洞又结实的夜色望久了叫人心慌,所以他不敢一直对着窗户。侧身乜了一眼墙角,角落里一团黢黑,那是夜晚蜕下的皮。

春夜,万物拔节生长之时,马老倌听见了生命的流逝声,声音很响,使得他整宿未眠。他感觉身体越来越轻,骨头上的肉在一步步远离自己。(剩余800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茶馆
    南方文学 2019年06期

    南方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