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母与子(散文)

男孩父亲走的时候母亲整个人都是虚脱的,她昏过去了。送葬的人看着昏迷不醒的母亲没有一个不落泪的,那景象凄惨得让人怀疑命运真是这么悲惨和无常吗?

二月里料峭的寒风呼呼地刮着,灰蒙蒙的天空没有一点生气,地上的积雪被人们踩踏得肮脏不堪。树上、屋檐上挂着的冰棱像人们滴落的泪被寒风冻在了脸颊上一样,浑浊而冰冷。(剩余2873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