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王怀凌的诗(组诗)

年关将至

年关将至,父亲一定会笑眯眯地回到家里

一定是提着一只鼓囊囊的蛇皮袋子回来的

核桃、枣子、花生、水果糖在袋子里一团和气

父亲一定是先抖落掉肩膀上的尘土

在门外大声地喊着每一个孩子的乳名

然后,像一缕香火热气腾腾地闪进院子里

饭桌前不坐,炕头上不坐

他就静静地贴着墙壁,躲进一方相框

不言,不语

笑眯眯地看着一家人热热闹闹地辞旧迎新

除夕夜

在香火还没有升起之前,春晚开始了

灯笼还未点亮,酒肆沸腾了

一年了,你看我这日子过得多么潦草

我的恩人、仇人、朋友以及那些素不相识的人

都在这同一时间变老、仁慈

他们的白发和皱纹凌乱了内心的秩序

而我依然天真,依然活在自己的春天里

让祝福短信,绿遍天涯,羽翼之下

岁月冰凉的刀锋于后半夜化成花瓣

原谅他们吧,那些小丑,背地里戳刀子的恶人

是非不分的糊涂虫,借钱不还的赖皮

绝望的人胸怀顽石

我用十分之一的傲慢鄙视你

也请原谅我——

上无片瓦,下无寸土

手无寸铁的挫败者,依然写出

“礼花璀璨夜空,大地春暖花开”的诗句

夜归人

耽误行程的理由有N多种

但等待工钱的理由只有一种

夜幕完全降临,积雪尚未化尽

大巴在小镇做了短暂的停留后

瞬间又被黑暗和寒冷吞没

一个人的行程就变得慌张而急促

他默念着沿途的村庄

十字路、黎家磨、刘家沟、东山坡、马西坡、李家庄

当他终于走到顿家川村口

看见黑■的山脊以及星星点点的灯火

突如其来的泪水连同疾病缠身的风尘

一起陷入比黑夜更深的泥泞

我披一身形容词来见你

我披一身形容词来见你

我怀揣朴素的念想来见你

我扮出一副宾至如归的真诚来见你

握手、寒暄、递烟,老泪盈眶

我有三两酒量和一碗手擀面的期待

我深一脚浅一脚地来见你

像年少时一样,给卧病在床的老人伏地磕头

给顽劣的孩童发十块二十块压岁钱

我会盘腿坐在炕头,就着往事喝既浓又酽的罐罐茶

酒过三巡,我会指着你的鼻尖叫你的小名和绰号

也不惜醉卧疆场,吆五喝六地转战阵地

如果你不介意,我还会耍一点小小的赖皮

我无意成为常胜将军或你手下败将

我只想找回年少的纹理和丢失已久的自己

想看到你膝下的子嗣跟你流鼻涕时一个德行

荒 宅

那扇门已经关闭很久了

也许三年,也许五年

锁孔寂寞,强装一副铁石心肠

只有寒风情绪饱满,翻晒着枯叶与积雪

但仍有人为它贴喜庆的对联和威武的门神

岁末帖

雪落塞北,雪落中原,雪落祖国的任何一个角落

天降祥瑞,四季如春的江南也有了银装素裹的惊艳

微信朋友圈的雪花铺天盖地

我所在的西海固气温降至零下二十三度至二十七度

这是2015年的岁末

“风像刀子,挑剔着时光中的隐忍

我内心的积雪,已覆盖了脑门”

农历还在旧光阴中艰难踟蹰

弯曲的天空和背影一再深沉

一夜之间,我和现实隔开一个轮回的遥远

倾注、背叛、纠结、逃离、流言蜚语、听天由命

“黑是黑白的黑

白是黑白的白

黑白之间,是我不断打滑的中年”

从西安出发继续西行的列车,把黑夜撕开一条口子

它更像一把手术刀或一剂良药

短暂地停留在固原小站

我的亲人和我一样,忍着巨痛借助人间烟火疗伤

这些或大或小的原因,都让我迟迟不敢老去

“从雪地上爬起来,我累了

我原地不动

等着下一个站口的另一个自己出现”

我知道寒冷会像流言一样稍逊即逝,被雪掩盖的真相将露出狰狞

深藏地下的根须、流水、鸟鸣,忍一忍,再忍一忍

春天到了,草木必将重新洗牌

而在这个岁末的夜晚,我独自舔舐伤口

我爱上了自己不折的骨头和眼神

我庆幸自己,仍然是一个可以被风吹疼的人

荞麦花开

每天都有风从屋后的长城梁带来消息

荞麦花开了——

那一面半阴半阳的坡地

麦子收了,玉米血气方刚

洋芋在土层下沉默如金

路边的蒲葵和田埂上的马茜草

漫不经心地招蜂引蝶

一株株绿袍红裤头戴花冠的荞麦迎风而立

我不知道把它比作清瘦的书生

或洁身自好的女子

那个更为合适

苜蓿花谢了

蝴蝶没有告诉我美在哪里

胡麻花谢了

蜜蜂没有告诉我甜在哪里

荞麦花开了

一只土鳖虫说出了它身不由己的思念

和欲罢不能的心痛

我在等待什么

我在等待。(剩余0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