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我的父亲母亲

父亲原本有一个哥哥和姐姐。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当地凡一个姓氏的,都共住一个祠堂,相隔不远,于是,我爷对我的另一个爷说:“你有两儿一女,我只有一女,你送个儿给我吧,这样大家都有一儿一女。”就这样,我父亲被我爷送给了我的另一个爷。

那年,父亲7岁。

爷是地主,父亲便“顺理成章”成了“地主崽子”。 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和右派(简称“黑五类”分子),挨游行批斗是常事,而地主,首当其冲!爷哪年去世的,我不知,那时还没我。(剩余1984字)

畅销排行榜
  • 黄毛
    海外文摘·文学版 2019年08期

    海外文摘·文学版

  • 人妻
    海外文摘·文学版 2019年08期

    海外文摘·文学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