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从小就是一生

——《四月花》的浪漫主义诉求

无疑,这是一篇爱情小说。

在这个时代,像曹向荣这样汲汲于写如此纯粹爱情的人已经不多了。大家都想写出爱情的跌宕和曲折、奇诡和新鲜,越是不重样,越是不可复制,就越是能产生围观效应。能不能写成是一回事,至少写作者自己是这么想的。从读者的阅读接受角度讲,这也无可厚非,猎奇从来都是人类的天性。一个能够在无数人身上重复的爱情故事,又怎会挑起众人已然钝化的神经?前几年,站到女生楼下或广场上,单膝跪地,捧束玫瑰,大声喊“我爱你”“嫁给我吧”的求爱或求婚方式刚出现时,尚能让吃瓜群众激动加兴奋好半天,可现在呢,见怪不怪,该干吗干吗去,就剩下助威的亲友团声嘶力竭了。(剩余268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