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葛水平:花骨朵破胸而出

单为了思念起一种颜色,那一份好和俏丽,都在练得住寂寞下盛开。好,隔着旧时光,它竟是华丽。一张红绣帷幔的檀香木床上,早晨的第一声鸡鸣推醒了她,手环和颈前饰佩叮当,伸一个懒腰,在幽暗的晨光中,所有是静止的,风从一个缝隙挤进来,又从一个缝隙挤走。

时光的伤痕像冬眠的蛇,或被一场雨敲醒,舔着长舌向脚前匍匐而来。(剩余274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打赌
    广州文艺 2008年09期

    广州文艺

  • 底牌
    广州文艺 2014年05期

    广州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