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里屋

我很早习惯独处,后来需要独处。几岁的时候,我有一个里屋,我一人住,可以在枕头旁放一只松鼠,是我从野外树洞掏来的,有时上学,把它笼在袖里。我不在时它并不乱跑。我还可以尽情地尿炕,不用担心别人。常常是做梦,着急撒尿,好不容易找到隐蔽处,梦里想,哎呀,这下可不是做梦,放心尿吧。背下热乎乎,于是醒了。沮丧地躺在原处,靠体温把褥子暖干。(剩余613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赌徒
    广州文艺 2009年10期

    广州文艺

  • 刺青
    广州文艺 2020年12期

    广州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