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缺席的人

丈夫下楼买菜回来了,他最近健忘,出门时忘了拿冰箱上面的钥匙。妻子也没有提醒他。他回到六楼站到家门口才想起来,没有钥匙。他两手拎着沉甸甸的购物袋,腾不出手来敲门。袋子里面有生鸡蛋。他生怕放地上磕破了,破掉一个可能损失三个,进而损失九个。他不想看到因一损九,坏掉一天的心情。丈夫用额头敲了敲家门,咚咚咚地闷响了三声。(剩余713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赌徒
    广州文艺 2009年10期

    广州文艺

  • 刺青
    广州文艺 2020年12期

    广州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