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从赞美一只杯子开始

那只杯子的杯身,浮着一条红色鲤鱼,鳞片整齐排列,如新剥开的石榴,鲜润,明亮。眼睛又大又圆,眼仁黑漆漆的,鱼头朝下,尾巴从杯口断了,杯底滔起几朵水浪,鱼的身体悬空。

妻子焦虑地把杯子转了一下,鱼剩余的尾巴出现杯身的另一面,这个创意可以。

我觉得这个杯子挺好,喝咖啡非常配,样子呢也很漂亮,目测能盛350毫升的水,够大——可能是男用的马克杯,但这杯并不是买给我的,没准是买给另一个男人的,谁知道呢?它作为佐证男女感情深浅的礼物又显得有点寒碜。(剩余1060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赌徒
    广州文艺 2009年10期

    广州文艺

  • 刺青
    广州文艺 2020年12期

    广州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