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瓜瓞

诗曰:绵绵瓜瓞,民之初生,自土沮漆。

1

卖屋合同昨天已经签了,朱奶奶开始琢磨屋子里的老物什。

高低柜表面的漆锃亮锃亮的,常年铺着白色抽纱,找不到一点儿瑕疵,谁相信那是半个世纪的家伙?小山屏肯定是要搬走,那是朱奶奶和陈爷爷结婚用的床,丢掉是坏兆头,夫妻要散的。缝纫车是幺女陈子青的嫁妆。子青搬了几次家,不耐烦了想要扔,朱奶奶劝不了,只好搬回自己屋里先放着。(剩余919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赌徒
    广州文艺 2009年10期

    广州文艺

  • 刺青
    广州文艺 2020年12期

    广州文艺

monitor